马云是什么家 马云是资本家或金融家而非企业家

马云,在中国算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在世界可能也算一个响当当的人物,也算是一个举世瞩目的公众人物吧。在金融峰会上,马云的指责金融监管,引起网络舆论,成为热点。对此,我一直在思考三个问题,说出来,供大家讨论。

马云:一夜回到解放前!2020年马云保命

01

马云是什么家?我认为,马云是资本家或金融家而非企业家。

企业家,是做实体经济的,就是制造生产商品来服务人民群众,满足人民群众日益提高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需要,所以做企业、开饭店、开影院、拍电影的,都属于企业,小的企业主,叫经理、老板;中型企业主,叫董事长、总经理;大的企业主,叫企业家。如任正非、董明珠、李书福等,可以称之为企业家。

马云所做的企业,以收租、出租和金融服务为主,跟企业家不搭边,应该归类为资本家或者金融家。淘宝、天猫、阿里巴巴只是金钱引流的平台,马云通过引流这些钱,聚集在余额宝中,开始是存在银行获得稳定的利息,后来资金盘大了以后,开始办花呗、借呗等金融小贷公司,通过赚取利息差来获得巨额利润。

资本主义社会,为什么叫资本主义社会?就是资本被资本家所垄断的社会,资本家垄断了资本,使所有企业和老百姓都必须服从资本家,否则就没有钱给你,让你获得生存和发展的机会。

对马云的定位非常重要,如果定位为企业家,那么国家是支持企业家的,任何国家都需要企业家,无论是民企还是国企。如果定位为资本家,国家不需要资本家,因为社会主义国家的金融是普惠性质的金融,是全心全意为人民群众服务的金融,而不是高额利息和被垄断的金融,则马云的商业行为就会被受到严格的监管,而不是扶持。

马云:一夜回到解放前!2020年马云保命

02

金融是什么?金融是社会发展中最重要的国家资源。

国家资源有很多,比如土地、矿产、水、油气、人,甚至空气,都是国家资源。金融也是重要的国家资源,是国家主权和信用的象征。我们经常有一句俗话:有钱走遍天下,无钱寸步难行。特别是商品经济发达的社会,钱是最重要的生活生产资源。

没有钱,对企业来说,你招不来人,租不了厂房,买不了设备,进不了材料。没有钱,对个人和家庭来说,你买不了房,交不起水电,孩子上不了学,进出门坐不了交通工具,也养不活一家老小。所以,钱对一个家庭、对一个企业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发展资源。

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所有的金融基本是公有制,所以中国的资本由国家控制。而马云等属于少数的异类,控制了大量的资本,成为资本家,也成为左右中国部分企业和家庭命运的人。如果这样的人多了,则中国的很多企业和家庭的发展就由资本家控制,这就丧失了公平竞争,也成为社会的巨大隐患。

马云:一夜回到解放前!2020年马云保命

03

金融是当铺思维,这是对的,也是错的。

金融为了防范风险,所以需要抵押物作为担保,这就是当铺思维。因为抵押物才能贷款,这会加剧了社会的两极分化,使越有钱的人越容易贷款,获得国家资源的支持,搞不正当竞争。越没钱的人越难贷款,难以获得国家资源的支持,难以改变命运。从这一点看,抵押物机制的金融,确实是落后的产物。金融在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应该是普惠金融,才能有利于社会的公平竞争和避免两极分化。

但普惠金融的关键在哪?一是防范金融风险。二是控制利率。

国家对金融机构的风险防范,是储备金制度,也就是你要想吸收群众的存款,必须上交储备金,这些储备金是国家用来保障储户资金安全的风险金。一些互联网金融机构,毫无储备金保障,导致吸收了大量存款后,逃之夭夭,使广大老百姓受害。

国家对信贷用户的风险防范和保护措施,就是对利率的控制。不允许金融机构对信贷用户征收过高的利息。否则会使很多信贷用户不但无法还息,甚至无法还本,使社会处于混乱之中。山东的于欢事件,就是高利贷引起的刑事案件。

马云:一夜回到解放前!2020年马云保命

04

马云的思维逻辑错在哪?错在蚂蚁金服、借呗、花呗都不是普惠金融,而是高利贷公司。

马云是资本家,是靠钱生钱赚取中间利息差而发家致富的。蚂蚁金服上市的夭折,暂且不谈。就拿目前的花呗、还呗和网商银行,其借款的利息是一万元一天5元,年利息是5元X365天=1825元,即1万元的年利率是18.5%。目前银行的年利率,基本在5%左右,即1万元一年是500多元利息。借呗、花呗的利息是国有银行利息的3倍多。

马云的借呗、花呗相当于是金融中介公司,从银行低息贷款,转手贷款给老百姓,就是2-3倍的利润,可谓是坐着钱生钱,稳赚不赔。久而久之,产生的危害是倒空了国有银行,而使所有的企业和家庭都依赖蚂蚁金融的钱来维持发展。

马云批评金融当铺思想,把自己标榜成普惠金融的代表,这是偷换了概念。对马云的监管其实很容易:一是按比例上交基本金。而且这个基本金随着马云金融公司的吸收存款额而不断变动。比如基本金是30%存款额,那么你吸收一千亿的存款,就必须上交300亿储备金给国家监管。二是监管利息。马云的金融公司,必须按照国家规定的利率来执行存款和贷款利率。如果存款利率高于银行,则是不正当竞争揽储。如果贷款利率高于银行,则是属于违法高利贷。

同时国家对私有金融机构的税收,应该做出明确的规定。按照金融机构的统一政策,收取税收。这个只有全面监管后,才能实现税收的直接征收。如果对私有金融公司的存贷款数据不能实时监管,就无法做到征收储备金、监控利息和征收税收,就不能控制资本的野蛮生长。

另外,各种投资公司的税收征收,也要进行监管。投资公司,是金融公司的另一类存在方式,无非不是普惠金融,而是定向投资企业的金融机构。

总而言之,对马云之类的资本家,国家不是取缔,而是完善法律,完善监管,利用好,而不是任其野蛮成长,导致社会财富两极分化,危害了国家和社会的安全和稳定。甚至成为外资的金融买办,成为搞垮国家金融和经济的黑手,走向国家和人民的对立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