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润集团总裁(雨润集团人力资源总监)

雨润集团总裁(雨润集团人力资源总监)

时隔多年,肉制品双巨头双汇、雨润再起争端。

此事追溯至今年8月,业内口碑颇佳的“老将”游牧,空降雨润,担任雨润肉类产业集团董事兼总裁。入职雨润前,游牧曾任双汇发展董事、总裁,创下双汇历史上的“黄金增长期”。

在他到任后,据雨润日前下发的人事任命文件,新团队涉及多名双汇员工,被外界解读为“新总裁广招旧部,组建内阁”。

一名双汇工作人员告诉AI财经社:“游总是双汇老领导了,有成绩,也有人格魅力,之前因为种种原因,离开双汇。现在两年同业竞争期限过了,回归肉类加工,有人追随也很正常。”

双汇却对此十分敏感。据《大河报》称,有员工收到双汇发展肉制品财务部的群发通知:“截至9月2日16:00后提出辞职人员,暂时不再办理离职手续,谁办理谁负责。”上述工作人员亦证实此事。

雨润集团总裁(雨润集团人力资源总监)

斗争多年

双汇雨润正面交手,可以追溯到2002年。

在此之前,以火腿肠为代表的高温肉制品因其方便价廉,占据主流市场,双汇则是该领域龙头,与金锣、春都垄断80%以上份额。创业稍晚的雨润则另辟蹊径,从当时尚不起眼的低温肉制品切入,成为领先品牌。

一个销往杂货铺,一个供应大酒店,二者本无交集。但随着收入与消费观念升级,比起价格,人们开始看重营养健康,低温肉制品也不再小众。

2003年,双汇调整产品结构,形成高温肉制品、低温肉制品、生鲜冻肉三大业务。双汇还在财报中表示,高温肉制品已经成为国内第一品牌,未来的目标,是在低温肉制品及冷鲜肉领域扩产上量。

雨润集团总裁(雨润集团人力资源总监)

“争斗”由此展开。

据南方日报,2011年,雨润借双汇“瘦肉精”事件元气大伤之际,大量挖走双汇门店及经销商。但这并未阻挡双汇迎头追赶的步伐。2014年,双汇在财报中表示:公司冷鲜肉和低温肉制品产量,在行业内领先主要竞争对手,在同类产品中的比重同样优于主要竞争对手。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主导双汇从高温肉制品向低温肉制品转型的,正是日前上任雨润的游牧。他曾对外表示,双汇并非有意“西化”,而是中国对肉类产品的消费习惯,正在与西方贴近。未来双汇将从中式向西式转变、从食品向食材转变。

雨润也不甘示弱,在同年财报中,雨润自称“低温肉制品、冷鲜肉国内市场占有率冠军”,与双汇针锋相对。

直到2015年,雨润创始人祝义财传出被检察机关监视居住消息,有关“谁是行业第一”的讨论,随着创始人的消失告一段落。待他于2019年回归,雨润已连亏多年,债务繁重,一度寻求债务重组,难与双汇相提并论。

数据显示,2015到2019年,雨润5年合计亏损约160亿港元。

东山再起?

业内认为,创始人归来后,雨润经营已有好转,此番请来昔日对手,大量招兵买马,显示准备东山再起的迹象。

从8月发布的半年报看,雨润上半年收入75.36亿港元,同比增长1.95%,亏损4.05亿港元,同比收窄9.3%。从收入构成看,赖以起家的低温肉制品及冷鲜肉,仍是业务重心。

但相比债务,收入增长及亏损收窄幅度,显得微不足道。截至2020年6月底,公司总资产92.71亿港元,总负债为111.32亿港元,资产负债率达到120.07%,相较于适宜水平的40%~60%,有较大距离。而且雨润还因偿债纠纷,被各级银行起诉至法庭,多项资产被冻结查封。

作为对比,2020年上半年, 双汇实现营业收入约363.48亿元,同比增长43.0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30.41亿元,同比增长26.74%。

不过谈及业绩表现,上述双汇员工表示:“报表再华丽,对员工又有什么意义呢,并不会因此加薪。”他透露,当前正值敏感时期,大家只能私下讨论,“但听说薪酬考核可能会有部分调整”。

雨润集团总裁(雨润集团人力资源总监)

而当游牧加盟,老员工追随,雨润双汇的争斗将拉开新的序幕。

(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