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格资本凭借“以创业者心态,为创业者服务”的理念,充分发挥资源整合和赋能的优势,成为了广大创业者的良师益友。

2011年年底,寇晓伟辞去了新闻出版总署司长级职务,带着27年出版媒体与互联网产业管理经验,于2012年创办了优格资本,进入风险投资行业。寇晓伟的经历颇具传奇色彩,转型比较彻底,曾在业界引起不小的轰动。

经历过中国出版业黄金时期和中国互联网行业崛起的人都清楚,寇晓伟是个绕不开的名字。1984年大学毕业后,在国家出版局开启了他的职业生涯,负责图书出版,12年里,他与诸多知名文学艺术家、教育家、出版家等合作,推动了中国出版业的改革发展。他还曾参与主编了《世界诗库》《世界中短篇小说经典文库》《林语堂文集》等一系列具有文化累积价值的书籍。他先后主导了港台言情小说、武侠小说、日本漫画、网络游戏、网络文学等热点IP的引进出版和产业化,为后来中国IP产业的大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

1997年,寇晓伟任新闻出版总署音像电子和网络出版管理司副司长,主要负责网络出版,包括网络游戏、网络文学、网络教育出版等。此后的15年里,他主持了所有海外电子和网络游戏在中国的引进和中国原创网络游戏的出版。他创办的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China Joy)至今举办了16届,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游戏展,他也被誉为中国游戏产业的奠基者和掌门人。

7年前的转型创业之举,至今还令很多人感叹。寇晓伟笑称,“不足为奇!我在文化特别是互联网行业27年,学到很多东西,获得很多经验,能够运用到商业层面,是一次难得的价值释放。”那么在优格资本这个新平台上,寇晓伟将如何发挥自己的优势和能力?特别是当前投资行业面临诸多挑战,优格资本又将如何应对?近期,HBR中文版在优格资本办公室专访了寇晓伟。

优格资本创始人寇晓伟:做资本+资源的赋能投资者以创业者心态,为创业者服务

HBR中文版:很多人对你做投资前的经历很好奇,是什么原因让你下那么大的决心投身风投行业?

寇晓伟:我是中国最早一批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的人,我一直把自己定位为产业服务者。在这个过程中,我对行业发展规律有了系统的了解和认知,对很多企业成败做过深入的研究,不仅提升了自己的管理素质,也累积了深厚的资源和人脉。尤其难得的是,在跟一大批知名互联网公司创始人的交往中,学到了很多企业经营理念和经验,这些都为我职业生涯的转型做了很重要的铺垫。

HBR中文版:互联网特别是游戏行业里很多企业和人都为你辞职而不舍……你的感受呢?

寇晓伟:我也不舍,毕竟网络游戏这个行业我是从零开始做起来的,我自认为15年里,该做的我几乎都做了,行业最困难的时期也顶过去了,现在挑战已没当时那么大了。如果要继续挑战的话,该挑战一下自己了,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于是就出来创业了。

HBR中文版:投资行业创始人很少有你这样的经历,这对你做投资有哪些影响?

寇晓伟:有利有弊吧。在我漫长的互联网和文化产业经历中,积累的经验、资源和人脉,对我做投资毫无疑问都非常重要,是我个人和优格资本最宝贵的“财富”,具有不可替代和复制的价值。

但我也始终提醒自己:要敢于趋利除弊,除弊主要是去除过去长期形成的“屁股指挥脑袋”的思维方式、过去别人给自己头上制造的各种“光环”、过去养成的“官架子”等等。我必须要踏踏实实地为创业者服务。所以创业伊始,我就提出“以创业者心态,为创业者服务”,就是希望把优格资本打造成创业者的良师益友。

HBR中文版:这一宗旨是如何在优格资本的运营中体现的?

寇晓伟:优格资本成立后,我并没有急于做投资,而是分成两步走:第一步从创业孵化器做起。我的想法是,要做一个好的投资者,也一定要从学徒做起,从为创业者服务的基础做起。2014年年初,我们与微软和上海普陀区政府进行合作,成立了“锋人院”——移动互联网创业孵化器。在帮助创业者的过程中,我们也积累了很多经验教训,尤其是深切体会了创业难、创新难、融资难这“三难”,以及要不断适应产业的变化,调整自己的经营策略。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才开始走第二步,做优格创投基金,把资本和资源整合在一起,全面赋能创业者。

HBR中文版:面对行业巨变,你们是如何应对和调整战略的?

寇晓伟:近五六年,可以说是中国风险投资历史上最艰难的时期。主要表现在:1.产业生态,资源日趋高度集中甚至垄断,资源变得越来越珍贵;2.资本市场,机构“散户化”、热钱太多,钱变得越来越不值钱;3.创业热潮之下,鱼龙混杂,良莠不齐,投资成功率越来越低。未来也不容乐观。因此优格资本必须调整战略,找准方向,做好定位,发挥优势,建立差异化的投资竞争壁垒。2015年,我们提出了优格资本——“做资本+资源的赋能投资者”。做VC投资,投钱只是第一步,投后的路很漫长,在退出前你只有能够不断帮被投企业解决成长中面临的各种问题,才真正有可能获得理想的回报。否则,很难适应当前这么严峻的形势和不断变化的趋势,失败的概率极大。

这样的定位,在一期的优格创投基金就得到了充分体现:十大互联网企业作为LP(有限合伙人),一身三任:既是基金出资人,又是产业领导者,更是被投项目的赋能者。赋能的过程,就是产业价值释放的过程。

这么做的原因是,首先我们认为互联网和文娱、教育行业有巨大的发展潜力,随着科技进步、消费升级,未来的投资机会非常多、非常大。其次,由于我们对这些行业很熟悉,对行业的发展规律有长周期的认知,尤其是我个人过往30多年积累了深厚的产业经验、资源和人脉,围绕互联网和文娱、教育领域做投资,优势非常明显。

HBR中文版:优格资本的投资策略和逻辑是什么?

寇晓伟:在文娱领域我们制定了双线推进与螺旋式发展的投资策略与逻辑。

第一条线,是以游戏为核心的投资变现策略,在整个文娱行业,游戏是商业模式最清晰、消费者最广泛、赢利能力最强的产业,抓住这个最大的变现出口,不仅可以带动其他文娱投资项目特别是IP项目的后期变现,也有利于平衡整体的投资效益。今后一个时期我们将重点关注休闲竞技、小游戏等细分市场的投资机会。

第二条线,是以IP为核心的全产业链投资策略,重点投资早期的IP原创项目,然后通过不断的运作推广,培育知名IP品牌,最后促进其广泛地与优格投资的或合作的游戏、影视等产业链下游企业,以及主题公园、衍生品等产业对接,将IP的商业价值全面的释放。在IP全产业链投资布局中,优先布局漫画原创、视觉化世界观设计和衍生品设计三大类,这是IP产业链体系中的三个关键链条:漫画同文学一样是IP的最上游资源,有利于从源头掌控IP版权,进而掌控下游变现时的投资权;视觉化世界观设计,是文娱产业真正进行大规模工业化生产的必经之路,是超级文娱巨头竞争的利器,只有经过完整的系统化的世界观设定的IP,才有可能真正实现横向打通整个文娱产业的变现通道,让IP的商业价值持久并且最大化,这是被好莱坞几十年验证的成功商业模式;衍生品是游戏、影视等第一波大规模变现之后,更大范围和更大规模的变现机会,而衍生品的创意设计和经营企业是主导这个产业链条的核心力量。

教育行业,是一个万亿元产值的“金矿”,虽然产业化和商业化的路还很长,但我们坚信未来的发展前景。首先寻找那些可以直接切入K12教育的项目,比如以新技术特别是人工智能技术为学校K12教学或课外辅导提供内容或技术服务的项目。其次,我们也很看重学龄前教育和小学低年级的课外培训,这是目前中国教育中发展最薄弱的环节,特别是那些利用先进的教育理念、手段和方式,进行早期教育培训的,并且是线上线下结合的项目。

整合资源与赋能并举

HBR中文版:你一再强调要发挥自身的优势,能具体介绍一下吗?

寇晓伟:优格资本有三大优势。

第一个优势是拥有一个强大的“资源圈”。优格创投基金一期成立前,由相同行业的一大批知名上市公司共同出资成立一只VC基金的,从来没有过。优格资本差不多是第一个吃“螃蟹”者。小米科技是这个“资源圈”的领头羊。刚开始募集时,我找到雷军,他说小米成立之初就定下一条规矩,不做任何私募基金的LP。但当我充分阐述完优格的资本+资源的赋能投资定位后,他被打动了,因为这与他一直坚持的通过投资搭建小米生态的战略不谋而合,优格创投基金成了小米第一个也是至今唯一一个做LP的私募基金。随后,盛大集团、掌趣科技、游族网络、37游戏、星辉互娱、人人网、蓝港互动、博雅互动、龙图游戏、宝龙集团等上市公司也相继加入进来。

到了优格创投基金二期时,这个“资源圈”又得到了进一步扩大和强化。除一期的核心LP继续参与外,一批互联网平台型和影视、教育、版权行业的上市公司——新浪微博、欢聚时代、哔哩哔哩、完美世界、中文在线、盛大游戏、恺英网络、乐逗游戏、光一科技等加盟进来,形成了一个泛互联网的“资源圈”。借助这个“资源圈”,优格资本与各方可以广泛地进行项目分享、资源互助、市场推广、投资并购等全方位合作……这个优势在风险投资界是绝无仅有的。

第二个优势是拥有一支专业的管理团队。我们三名合伙人,彼此优势互补,其中,吴渔夫是一位连续创业成功的企业家,他先后创办了两个公司都卖给了上市公司,在企业管理上弥补了我的不足。另一位合伙人陈奕新毕业于北京大学,拥有9年文化媒体经营和5年投资经验,是80后投资人中的佼佼者。

第三个优势是拥有对相关行业政策的长期认知。很多新企业,尤其是创业企业,对政策的理解以及把控能力都很弱,不利于企业的发展,也不利于投资的成功。优格资本充分依托创始人长期积累的行业管理经验和对政策的理解,可以有效地指导LP企业和被投企业,趋利避害、健康成长。

HBR中文版:资源整合后,优格资本又是如何进行赋能的?

寇晓伟:“资源圈”搭建起来后,如何把这些资源挖掘利用好、真正发挥赋能效应,是我们思考最多的。我认为,建立一个有效的投后服务体系,是实现有效赋能的关键。优格资本的投后服务体系以两个运营平台为支撑:优格资本——投融资服务平台;锋人院——资源整合服务平台。我们把资源的全面落地、对接,作为投后服务和实施“赋能”的重中之重,形成了以创始人和合伙人为主导、业务人员全流程参与,以结果为导向,重在帮助被投企业解决实际问题。具体表现在五个方面:建立GP(普通合伙人)、LP和被投企业三方合作机制;帮助被投企业整合优秀IP资源;帮助被投企业解决融资问题;帮助被投企业解决市场推广问题;为被投企业提供孵化加速服务。同时还建立了严格的绩效考核和激励办法。

HBR中文版:到目前为止,你们的投资成效如何?

寇晓伟:2015年7月到现在,我们共投了23个项目,其中21个是早期项目。扣除投资本金,平均净增值率已达134%。有两家将于2019年进入上市流程。有14家公司已实现营收,其中年收入过亿元的有2家,5000万-1亿元的有1家,1000万-5000万元的有4家,500万-1000万元的有7家。拱顶石、水果堂等5家企业投后净增值达5-8倍。

以足球手游开发商拱顶石为例,我和优格创投基金是他们的早期投资者,也是锋人院孵化的第一个项目,创业初期,我曾带他们拜访过小米雷军、金山CEO邹涛、完美世界的许怡然等。第一个产品《绝杀2014》上市后,得到了小米等多家平台的鼎力相助,赚了第一桶金。为了取得中超的IP授权,我和拱顶石创始人几次去中国足协、中超公司洽谈,最终获得独家授权,《中超风云》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2017年,大家又调动资源帮助拿到了欧洲五大联赛球员IP的授权,开发出了《豪门足球风云》,截至2018年9月,两款产品累计营收近2亿元,2017年实现净利润3000万元。最新产品《全民冠军足球》获得腾讯独家代理,9月10日上市当天,就登上苹果免费游戏榜的第三名。2018年预计营收2亿元、净利润8000万元。

HBR中文版:你对行业趋势有哪些看法?优格资本会在哪些方面重点发力?

寇晓伟:我们看好四个方向:1.互联网发展以来,消费领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消费能力和消费规模都有了极大的提升,但消费水平和质量还远远不够,特别是中国最广大的消费群体的消费水平有待提升,重点体现在产品和服务方面,投资机会将非常多;2.新生代消费者(95、00后互联网原生人群)可能带来的颠覆性机会,他们不仅是主流消费者,同时也是生产者、创造者、传播者。这个趋势是与“网红经济”“粉丝经济”等新经济形态交织而呈螺旋式发展;3.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创新带来的颠覆性机会,虽然前景可期,但路很漫长,我们重点关注应用层面的机会,尤其是跟我们已经确定的投资方向有交叉的领域,比如文娱和教育+人工智能等;4.在以上论述的市场和产业发展的背景和趋势下,我们认为新一波的以商业模式创新为特征的投资机会将不断涌现。